博天堂娱乐欢迎您!
  科协简介
  科协章程
  组织机构
  科协领导
  工作文件
  抚州市科技馆
暂无相关信息
  科技博览
     
 
落月探测难于上青天

      西眺嫦娥,追忆过往,人类落月探测已走过五十余载。细细品味,不禁感叹:落月探测难于上青天。

  从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,为月面着陆而发起首波冲击的是苏联“月球”号和美国“徘徊者”号系列探测器,但在它们递交的初始成绩单上却是一连串“失败”。

  由于设计、生产和元器件质量问题,这些落月先驱们有的升空即炸毁,有的在低轨道上踌躇不前,有的错过了绕月窗口,还有的一头扎进月球背面再无音讯。

  然而随着发射控制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和操控经验日益丰富,后辈探测器们奋力伸出的指尖距月球表面也越来越近。但要跨越这看似咫尺的距离,必须以柔克刚。

  为了软着陆,1965年苏联操控人员向着月球5号和月球7号探测器,用力按下反方向制动火箭启动指令。然而前者的制动火箭沉默不语,后者过早发飙、提前撤火,最终全成“硬摔”。

  但失败是成功之母。1966年2月,苏联月球9号探测器小心翼翼地启动轨道修正发动机,制动火箭准确应答喷火,气囊及时打开,探测器底部的一根5米长探针触探月面……在如此护航下,地球“使者”终于首次平安降临月宫。

  登月后的探测器须先生存、后工作,最高达330摄氏度的月面昼夜温差始终是生死考验。1970年11月,人类首次派出的自动巡月“钢铁侠”——苏联的月球车1号从月球17号落月探测器内,径直驶入月球正面北部“雨海”(实为平原),在11个月内总共挺进10余公里。巡察期间,其配备的同位素热源和散热装置出色应对寒来暑往,直至同位素材料自然耗尽,方才彻底退休。

  巡月考察的危险可能始料未及。1973年1月,被科学家寄予厚望的苏联月球车2号在“雨海”以东的“澄海”边区亮相。然而4个月后,当它在地面操控下驶入一个“年轻”的环形山时,疏松的月壤使其轮子空转,腾起的浮土覆盖了太阳能电池板和散热器,导致供电骤减、车内过热,无奈折戟。尽管遗憾,但更多的自动或由航天员操控的探月活动精彩纷呈,加入落月探测行列的生力军业已出发。

  迄今全球共实施约130次探月,成功率为51%。其中,只有美国和苏联完成了13次月面无人软着陆。

  怀抱“玉兔”的“嫦娥”在整装待发,预计其在“雨海